“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全球十大通缉犯

“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 时间:2020年05月30日 07:20:40

“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

其实,近年来,国家对教育信息化建设高度重视,比如提出“三通两平台”建设,即“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建设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和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

“教育信息化既可以促进教育公平,也可以扩大教育鸿沟。但事实上,从整体上讲,现在的教育信息化不是在缩小教育差距,恰恰相反是在扩大教育差距。”在张志勇看来,我们正面临着日益加剧的数字教育鸿沟的挑战,这已成为一个重大的教育公共政策问题。

后疫情时代 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周洪宇指出,很多学校设施设备并不能支持或适用网络平台,并且东中西部差异非常大,西部深度贫困地区大部分学校的网络环境和硬件设备很难适应在线教学的现实需要。

一名来自河北省农村的高中生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疫情期间上网课总会或多或少地出现卡顿,加上网课形式较为单一,有时遇到卡顿,他就自己玩去了。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志勇告诉记者,其所在研究院的一项调查表明,在居家学习的学生中,有1/3的学生家中没有可用于网络学习的电脑,10.41%的学生家中没有安装互联网。

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全国大中小学的师生共同进行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在线教育实践。这场实践呈现出我国推进教育信息化建设所取得的成绩,也凸显城乡间的数字教育差距。

数字教育鸿沟是否在扩大民进中央今年两会的重点提案《关于加快建立“互联网+基础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提案》(以下简称《提案》)提出,教育信息化中的“数字教育”鸿沟日益扩大,发达地区、城镇学校教育信息化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教育互联网应用正在深刻地改变学校教育形态,而在广大农村、边远贫困地区,学校教育却仍然靠一张嘴、一本书、一块黑板来运行。

借“新基建”建好教育信息化的“路”与“车”

疫情期间,通过教师间的相互帮扶和指导,柯宁所在村小的老师基本上都掌握了某在线教育平台的直播课程操作,但学生的家庭网络条件却成了“硬伤”,“村里没有几个家庭装宽带,加上手机信号不稳定,学生正常听一节网课都是个问题”。

在此次疫情期间,朱永新和他的团队也发现,一个人可能要装十几个App才能完成各种各样的学习。“能不能有一个可以满足绝大部分人的教育需求的平台呢?”朱永新就民进中央的《提案》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应当由国家建设教育资源平台,甄选、整合覆盖从“摇篮”到“坟墓”各年龄段所需的教育资源。

张志勇认为,政府应该大力支持、鼓励建设一个开放、灵活、有创造性的课程资源市场。相应的,国家应建立课程资源的专业标准和准入机制,建立服务全国基础教育的健康、安全、专业的课程资源公共服务供给体系。

如何让在线教育在推进城乡教育公平中发挥更大作用?近日,参加全国两会的多位代表委员就此话题进行了讨论。

“在线教育相应的技术支持与学校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程度、相关财政支持情况密切相关。”唐江澎坦言,“即便是在江苏这样经济较为发达的省份,像我们这样的学校依然很少”。

张志勇认为,必须确立市县教育公共服务平台在国家基础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中的枢纽地位,创新公共教育平台建设模式,以县域为单位走集约化与集成化建设道路,停止以学校为单位进行教育平台开发的老路。

张志勇建议,国家应从战略高度尽快启动实施教育技术高端人才建设计划,加强教育技术学科建设和专业人才培养力度,包括以县电教馆为基础,建立县(市、区)教育信息中心,加强教育信息技术专业队伍建设,指导学校教育信息技术推广应用等。

“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

但是,正如民进中央的《提案》所言,建设的重点放在了国家、省级平台建设,至今没有明确市、县层面在我国教育信息化公共服务体系中的枢纽地位。不少县(市、区)由于缺乏顶层制度设计,县域教育信息化公共服务能力无法满足学校教育信息化应用的需要,一些学校仍在走“以校为本”的信息化老路,热衷于“自己建平台、自己配硬件、自己搞应用软件开发”,导致重复建设开发,既造成了大量的教育投入浪费,又因运营维护等需要给学校造成沉重负担。

全国人大代表、东北育才学校党委书记、校长高琛认为,应健全教师培训体系,建立普及化培训与个别化培训相结合、面对面培训与远程培训相结合的培训机制,着重提升教师设计在线课程的基本能力,以及引导学生开展探究性学习、自主性学习等能力。

全国政协委员唐江澎是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他所在的学校于今年1月底紧急启动了筹备已久的“匡园云校”在线教育平台,全部师生上网,学生可在政治老师的直播课堂上了解公民参与民主管理的方式,跟着体育老师的视频直播跳健美操,还可“云端”连线厨艺大师学做卤肉饭……

网络技术、硬件设备可以说是教育信息化的“路”与“车”,但不同地区和不同学校面临不同的境遇。

如何确保“软件”不掉队即便“硬件”达了标,那“软件”层面的差距又该如何弥补?支持乡村地区、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教育信息化,是不是简单地把先进地区的课堂直接通过互联网传输过去?《提案》的建议是:通过探索建立“双师教学”体系,开发“智慧学伴”工具等方式,建立发达地区教师和乡村教师协同的全新教学模式。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不会“退场”,将继续重构未来教育形态。在线教育究竟是有利于推进教育公平,还是会在无形中扩大城乡教育鸿沟?在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看来,在线教育通过整合教育资源,“能够给乡村学生提供更高质量教育的可能”。

据柯宁观察,其所在乡镇的老师平均年龄约为45岁,电脑操作水平较低,有时参加计算机操作培训也就是走个过场。他所在的村小,目前只有六年级的班级在上学期刚安装了数字化教学平台,“一至五年级还没安装,但即便安装了,老师也不太会用,个别学校干脆关着平台,依然保持原来一块黑板、一支粉笔的教学模式”。

这提案中的短短几行字,却是南方某省乡村教师柯宁(化名)所在村小面临的现实困境。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近几年,县城中的学校借着教育信息化的“春风”,硬件条件的确大有改观,他所在的村小最大的变化是多了20台电脑。但是,“不少村小的电脑室都是‘摆设’,因为学校里懂电脑最基本操作的老师寥寥无几”。

此次全国两会期间,包括唐江澎在内的16位委员共同建议,加快建设中国教育专用网络,将教育专网建设列入国家教育领域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尽快立项并启动建设。张志勇也认为,国家应把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和数据中心建设纳入“新基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孙庆玲 叶雨婷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个人专栏

  • “奇葩股”接连退市 常态化制度破解“退市难”

    本报记者 李慧敏北京报道2020年两会期间“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注册制及退市等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改革备受代表委员关注。“在注册制逐步推行的中国资本市场,完善信披制度和退市制度是必由之路。”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理事长王建军如是说。回溯A股的退市历史,可谓一部“艰难史”。退市制度建设及监管工作历经多次变迁与演进,特定时期还曾出现反复,甚至出现过退市公司数量真空期。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提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多次强调把好市场入口和出口两道关。2019年以来,“业绩退”“破面退”“重大违法退”“主动退”“重组退”等屡见不鲜,种种迹象表明,退市正在走向常态化。《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上市公司退市可谓风起云涌。截至5月15日,已有16家上市公司触发退市,数量已接近2019年全年退市的18家。专业人士表示,注册制改革带来的供给变化、陆港通等对外开放带来的投资者结构的变化、财务造假严格执法带来的交易预期的变化,将继续根本性改变绩差股命运,“退市难”将大幅缓解,而最理想的状态是市场在决定公司是否退市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退市潮汹涌据记者统计,截至5月15日,2020年以来退市和暂停上市的公司分别达16家和13家。在上述退市和暂停上市名单中,不乏长期混迹于资本市场的所谓“股王”“大牛股”。而这些退市企业基本与财务造假、违规担保、资金占用、欺诈发行、高送转、重大亏损等关键词具有密切相关性。而绝大部分处于或者进入暂停上市状态的公司,均为“披星戴帽”公司。“整个市场机制的作用下,优胜劣汰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好公司的股价可能越来越高,差公司的股价则持续走低,最终跌破面值并触发退市。”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院长赵锡军表示,这种退市并非监管部门要你退,而是投资者“用脚投票”、完全市场化的选择,毕竟市场的惩罚才是最大的惩罚。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叶小杰认为,由于“退市难”,诸多问题公司淤积在资本市场中,致使股市的新陈代谢功能失调;同时,“退市难”造就了炒作ST股的乱象,不时掀起的ST股炒作热潮,其根源即在于此。“‘退市难’的前提是‘上市难’,上市代价很高,投入的成本也很高,自然就不想退市。另外,市场化程度不高,加之投资者选择和判断并不敏锐和理性,从而导致跟风炒作等行为。”赵锡军认为,因此某些上市公司千方百计甚至通过财务造假等方式保壳,留在市场当中,这些公司消耗了大量的监管资源。30年“退市路”回顾过去30年,自退市制度确定后,又历经三次改革。1990年至2012年,中国退市制度基本框架和机制得到确定。“当时的规则赋予了公司连续3年亏损,被暂停上市后有3年宽限期,真正退市需要6年连续亏损,导致许多绩差公司长期停而不退,直至2000年底未有一家公司被强制退市。”赵锡军介绍。为解决公司长期停而不退问题,证监会及交易所做了一系列制度建设。包括取消“暂停上市公司宽限期”和PT安排,明确从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到终止上市的具体程序。2006年修订的《证券法》正式在法律层面确定了“公司三年连续亏损将暂停上市、此后一年继续亏损将终止上市”的制度。截至2007年底,沪深两市共44家公司被强制退市。退市一度已走在了常态化的路上。但此后5年,退市制度的推进出现了反复。“2008年股权分置改革逐渐完善、完成后,大股东获得了流通权,加之IPO入口不畅,上市公司价值凸显,保留上市地位的诉求空前强烈。为规避退市,捐赠、补贴、资产交易甚至财务造假等五花八门的‘保壳’手段开始大量出现。”赵锡军表示。2008年至2012年的5年间,退市数量“断崖式”回落,除*ST本实B因未按期披露年报被退市外,未有其他一家公司被强制退市。2012年,证监会开启退市制度改革,参照国际惯例新增了净资产、营业收入、审计意见、成交量、交易价格等多元化指标;严格退市程序,不再允许公司因破产重整或者并购重组延期退市;新设风险警示板,引入退市整理期,建立重新上市制度,并明确了公司退市后统一转至“新三板”。本次改革期间共有3家公司被强制退市。“总体来看,这一阶段公司退市仍均为财务指标退市,一些重大违法公司仍堂而皇之地留在市场中。”赵锡军补充道。为便利市场化主动退市、利用退市工具将重大违法公司清除出市场,2014年证监会再次启动退市制度改革,健全了主动退市机制,落实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安排。本次改革期间,先后有5家公司被强制退市。此外,还出现了首单通过市场化方式主动退出的*ST二重。叶小杰认为,强制退市,特别是主观判断的强制退市,在各国资本市场均会受到巨大阻力,当然在我国更为明显。所以,在成熟市场中,监管者通过行政处罚、集体诉讼、严刑峻法构筑了一个“天罗地网”,使重大违法的上市公司自然退市。为进一步明确重大违法认定标准,2018年证监会三启退市制度改革。进一步落实了交易所退市主体责任,明确了重大违法退市主要情形和量化标准,新增了因行政处罚追溯调整,导致财务指标触及退市的情形,特别增加了“五大安全”重大违法退市指标。“五大安全”,指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新规实施后,*ST长生成为第一家因触及“五大安全”重大违法而被终止上市的公司,清晰地向市场传递了证监会从严退市监管的信号。退市“常态化”继2019年退市18家,创历史新高后,今年刚过了5个月,退市数量已与去年接近,呼唤了多年的退市常态化有望在注册制度的大背景下变成现实。叶小杰认为,注册制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严厉的退市制度作为支撑。在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的过程中,监管部门制定了堪称“史上最严”的退市制度,其目的就在于对发行人和保荐机构形成震慑,为注册制的施行提供重要支撑。同时,注册制也是市场化改革的“牛鼻子工程”,注册制将彻底激活资本市场,使得上市公司未来将不再稀缺,优质上市公司将更被投资者追捧,大批垃圾公司会被市场化淘汰。叶小杰表示,自去年实施注册制改革后,A股已有10家公司被面值退市。从结果上看,这两年被面值退市的公司,均为问题缠身、违法违规或做任意高送转“自焚”的公司。特别是高送转,纯属“忽悠”市场和投资者的数字游戏。“退市常态化还要讲究平稳过渡,从以前的退市难,到现在的退市常态化,退市节奏的逐渐加快是一个平稳过渡的过程。原先多方掣肘之下的利益纠葛,在强调市场化和法治化的当下已经逐渐弱化。”叶小杰进一步指出,退市制度是为了净化资本市场,改善资本市场生态环境。只有秉持这样的大方向,才能更好地把握退市的节奏和“度”。赵锡军亦认可上述观点,他表示,在上市和退市的制度改革过程中,要本着稳步推进方式,不要给市场带来大的冲击,也不要造成恐慌,现在循序渐进的做法,兼顾到了历史和现实以及未来的发展,实际上也兼顾到了各个方面的利益,特别是兼顾到了投资者,值得肯定。

  • 铁路建设资本金增千亿主用补亏 全年铁路投资难大涨

    原标题:“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铁路建设资本金增千亿主用补亏 全年铁路投资难大涨


合作专栏

评测

  • 大牛市才有的现象:8000亿资金入场扫货

    基金投资迎来黄金时代?“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听陈浩基金课,手把手教你构建基金组合

  • 领军企业华微电子打响中国芯攻坚战

    本报记者 尹丽梅 童海华 北京报道太平洋彼岸的一则禁令,“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再次让半导体产业“国产替代”被推至聚光灯下。近期,美国升级华为芯片禁令,半导体产业受波及,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将加快我国半导体产业的国产替代进程。半导体芯片核心技术乃国之重器,加快构建关键核心技术攻坚体制,打好半导体“芯片”攻坚战,是必须跨越之坎。中美科技角力背景下,国产替代成为国内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主线。《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半导体产业的国产化问题屡被提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星微集团创建人邓中翰建议,国家要全力推进芯片等“卡脖子”领域的国产自主替代工作,要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半导体领域。民进中央在提案中也提出,功率半导体将成为“中国芯”的最好突破口,建议进一步完善功率半导体产业发展政策。资本市场也看好半导体产业的国产替代大潮。今年以来,半导体板块多次领涨,近期再次成为A股市场“人气明星”。多家机构认为,受益于国产替代进程加快、5G发展需求带动等诸多因素影响,半导体行业将迎来发展的重要“时间窗口”。风口上的“国产替代”在国内半导体行业,国产替代是被提及得最多的关键词。多年以来,严重依赖于进口是我国半导体产业发展所遇到的最大瓶颈。半导体芯片技术,现代工业和信息社会的基石,是不容被“卡脖子”的关键核心技术。与中国信息产业的蓬勃发展相比,中国半导体芯片长年发展滞后,“心脏病”之说由来已久,以至于中国芯片危机成为了典型的“灰犀牛”。近年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支持和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2014年,集成电路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2018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把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放在实体经济发展的首位。2019年11月,国家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问题的决定》,其中提到要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今年5月14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议提议要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加强科技创新和技术攻关,强化关键环节、关键领域、关键产品保障能力。多家研究机构认为,半导体产业作为中美科技角力的最重要阵地,将获得国家持续有力的支持。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关于半导体行业的建议也甚为密集,国产化、功率半导体、传感器芯片、车规级芯片等问题被提及。其中,邓中翰建议,国家要全力推进芯片等“卡脖子”领域的国产自主替代工作,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有效弥补市场失灵;对国产自主产品进一步减免增值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半导体领域,服务国家战略目标。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德力西集团董事局主席胡成中提出,目前我国已把推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摆到重要位置,并取得一些成效。但要快速突破,还要下更大决心,凝聚更大力量,发扬“两弹一星”那样的奋斗精神,克服一切困难和阻力,咬紧牙关补齐短板,着力打造芯片强国,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对此,他提出以下建议:要发挥政府引导和市场机制的综合优势;集聚更大力量进行技术攻关;充分发挥民营经济的作用;推进国产芯片在各领域的创新应用。此外,民进中央也提交了一份《关于推动中国功率半导体产业科学发展》的提案。该提案建议,要进一步完善功率半导体产业发展政策;要把功率半导体新材料研发列入国家计划,全面部署,竭力抢占战略制高点,尽快实现功率半导体芯片自主供给。民革中央在《加快车规级芯片研发,推动新能源车与储能发展》的提案中提到,车规级芯片被国外厂商垄断,国产汽车前端采样芯片无论在产品开发还是市场应用方面还是一片空白,是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最明显的短板,带来多方面的隐患和问题。为此,民革中央提出了四点建议:集中力量支持技术路线明确的芯片研发项目,将车规级芯片技术突破列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能源汽车专项计划重点研究任务;引导相关企业加强应用支撑;加强创新能力和人才队伍的培养;关注知识产权保护。不止权威人士及顶层设计方面,资本市场也对半导体“硬科技”国产替代颇为看好和支持。从目前已经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来看,来自“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的企业数量较多。据Wind数据统计,目前A股主板有26家上市半导体公司,科创板为14家,还有43家半导体公司即将上市。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半导体板块多次领涨,近期再次成为A股市场“人气明星”。数据显示,年初至今,半导体封测指数涨64.16%、半导体产业指数涨38.02%,领涨科技股。多家机构认为,受益于国产替代的进程加快、5G发展需求带动等诸多影响,半导体行业将迎来发展的重要“时间窗口”。“华为禁令升级、中美科技对抗常态化,使得半导体战略意义不断提高。随着国家扶持力度加大,以及产业和金融资本加速流入,我国半导体产业链有望进入新一轮黄金发展期。”有业内人士指出。奔跑的“领头羊”实现国产替代,无疑是国内半导体产业最迫切要实现的“中国梦”。而在整个半导体产业中,功率半导体被认为是打造“中国芯”的最好突破口。“功率半导体产业链是本土半导体部分相对最成熟环节之一,设计、制造、封测、应用等发展积累丰富。”一位在半导体行业浸淫多年的资深人士对记者谈道,功率半导体的前端制造对于工艺要求较低,对后端封装和针对化应用则有更高的要求。我国半导体封装产业链目前已经较为接近国际一流水平,同时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下游应用市场,国内企业具备充分的追赶条件。业内人士指出,半导体芯片作为5G等新技术的硬件载体,是新基建的重要一环,半导体芯片已经成为“新基建”必不可少的底层支撑,叠加半导体产业化的结构机遇,本土功率半导体芯片需求将趋于旺盛。吉林华微电子(600360,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微电子”,600360.SH)是我国功率半导体龙头企业,也是一直践行国产替代战略的企业之一。华微电子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为7.5亿元人民币,大股东是上海鹏盛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上海鹏盛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持有华微电子23.34%的股权。记者了解到,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技术积累,龙头企业华微电子有望成为功率半导体器件替代进口的有力竞争者。目前,华微电子在终端设计、工艺制造和产品设计方面拥有多项专利及工艺诀窍,尤其在IGBT薄片工艺、Trench工艺、寿命控制和终端设计技术等方面拥有独特的核心技术在国内领先,达到国际同行业先进水平。华微电子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已形成IGBT、MOSFET、VDMOS、FRED、SBD、BJT、IPM等系列功率半导体产品。其产品广泛应用于消费类电子、汽车电子、电力电子、工业控制与LED照明等领域,并不断在新能源汽车、光伏逆变、轨道交通等战略性新兴领域快速拓展。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华微电子已拥有4英寸、5英寸与6英寸等多条功率半导体分立器件及IC芯片生产线,芯片加工能力为每年400余万片,封装资源为24亿只/年,模块1800万块/年。同时,今年6月,华微电子8英寸生产线将投入使用。而从整个产业来看,中国功率半导体市场前景广阔。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功率半导体市场规模为391亿美元,同比增长5.9%,2019年市场规模进一步提高至403亿美元,同比增长3.3%,其中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功率半导体市场,2019年市场规模达到145亿美元,在全球市场中占比高达36%。2020年,由于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市场研究机构QYResearch预计,全球功率半导体市场规模367亿美元,同比下降9.1%,其中中国市场降幅小于全球平均水平。2021年全球功率半导体预计将迎来强劲复苏,市场规模可达397亿美元,同比增长8.1%,中国市场规模增速有望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 快手B站扳得倒斗鱼虎牙吗?

    文 |“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 陈璐游戏直播的热度又回来了。过去两年,伴随虎牙和斗鱼相继上市,游戏直播行业也不乏一些“盖棺定论”的声音,虎牙斗鱼“双寡头”竞争,成了行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关注的主旋律。

回到顶部
中国灵异故事|武则天历史|吃人鲶鱼|库鲁伯亚拉洞穴|丧尸事件|关羽是谁杀的|凌迟图片|死刑|快三彩票-复制打开0748.cc|分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广东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大发pk10-复制打开0748.cc|北京pk10-永久网址0748.cc|幸运快三-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彩-复制打开0748.cc|重庆快三-永久网址0748.cc